丁日专属迷妹

【福利】1w粉成就达成  ☆转发☆评论☆包邮送全套兔兔✪ω✪

喜欢大大~大大看我一眼xxx

子衿风祈:

大家好,我是子衿风祈,是一条梦想是写手的沙雕图作者咸鱼,来到lof已经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混迹了不少圈也交到了很多同好,吃到了很多粮也拜识了不少厉害的太太,浪里浪去浪到了1w的关注,实在是受宠若惊,本着感恩回馈【店铺开业祝贺词( ー̀дー́ )??】的心态,特来抽取一位小可爱送兔兔本一套,希望被抽中的小幸运可以喜欢(*/∇\*)






福利奖品:包邮送铁虫兔兔本【He and his sex Angel+涵盖五篇副文】x1+全套周边【明信片+亚克力挂坠x2+卡贴+书签+小布袋】+挂画【16寸】+定制手机壳




参与方式:转发及评论此条福利消息




开奖时间:明日晚上九点半




寄出时间:六月底【与兔本二刷同时寄出】




特别说明:如抽中者已买过本,即全额退款,并补寄其余周边【挂画+手机壳】




友情提示:兔兔本为粉丝福利,请尽量在了解故事情节或者吃这对粮的前提下来参与活动,把中奖率还给真正喜欢兔兔的小幸运(*/∇\*)











【舟渡】152年的月食[野外pwp]

蒜泥白肉。:

ooc算我的,甜甜算你们的




有些细节不要在意!!




应该是没什么需要特别标注的雷点??




然后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5jeddF0Ijzg4OCtw/ 「【舟渡】152年的月食[野外pwp]」

环形废墟:

深夜吹一波,舟渡真的太令我幸福了。


其实初见费渡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并没有对默读的感情线抱什么期望。在我心里费渡这类人设的角色很难拥有一段能打动人的平稳安定的感情,今日玫瑰明日诗,似乎便没什么趣味好讲了。


但骆闻舟和费渡之间的感情,的的确确是我所见证过的,最热烈赤诚的爱。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最喜欢的cp类型是在正剧故事里的,他们有最和衬的灵魂,但离开了彼此也是各自一片广阔的天地。


他们不止有爱情,但爱情让他们更完美。


可舟渡不止是这样的,默读是个充满救赎感的故事,他们各自在精神物质上都强大独立,但灵魂确是紧紧契合在一起的。骆闻舟撕开时空救出的那个孩子是真正的费渡,是骆闻舟将他从那个逼仄阴冷的地下室带到烈日阳光之下,是骆闻舟补全了他的灵魂。

费渡没有一点他自嘲的冷漠和虚伪,真正的他,再赤诚也没有了。


他冷静,隐忍,克制,有些小挑剔;                        但善良,温柔,真诚,谦逊有礼。
善解人意但不过分圆滑,喜怒不形于色但不虚伪。
看遍了世间种种肮脏与黑暗,但仍对这个世界敞开怀抱。曾沉浸在虚伪与欺骗中生活,却仍愿意将全部的信任给予自己的爱人。


费渡像是一株有毒的植物,能在你心里扎根千丈,散发着致命的异香,而当你真正鼓起勇气去触摸
——才发现层层毒刺荆棘包裹着的,是一株幼嫩而无害纯白色花蕊。


他像琉璃,天衣无缝地无暇脆弱着。


费渡不会被塑造,不会被打败,更不可能被同化成怪物。这个世界上一切鲜血淋漓的残酷和恶意统统不足为惧——他就像在凄寒极夜里挣扎破冰的花朵,是一个想让人落泪的奇迹。




其实我也喜欢那七年中处处找茬互掐的两个人,那时候的日子晴空万里,两个人的感情也单纯鲜活而明亮。二十出头的骆闻舟年纪轻轻一身力气,笨拙地不知道怎么关心人,便背地里变着法地对费渡好,见着面再翻着花地掐。他们有时候会很融洽但大部分之间在无声的战争里。


那时候的少年人们,感情是热烈的但拥抱是温柔的,恨不能让他痛但爱可以,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救赎?



曾经看到过一位太太这样说——
“他们生活的门向我永久地关闭着。而我在那种生活的影子下尽情地舒展手脚,长久而放肆地发想,仰面端详,好比看山川和月亮。”

不是默读的故事衬托了他们,而是他们成全了默读的故事。

【寒の推文】推BL好文~文荒欢迎戳→ 默读

棒死了!

苏雨药:

【推书·23】默读by Priest


(强强、年上、破案、刑侦、阴谋、剧情流、设定流、人物多、人物关系和剧情超级复杂、HE、甜&微虐结合)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771073


作者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5956




文案: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CP:


 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


(骆闻舟X费渡)


情敌变情人。 


年上=w=




经典语录:


1、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2、 “知道害怕是好事,因为美好的东西就像瓷器一样,”费渡伸手挡住电梯门,示意女孩先出去,“对它们来说,最危险的往往不是在房间里乱跑的猫。”


 “那是什么?” 


费渡注视着女孩的眼睛,轻轻地说:“是瓷器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易碎。”


3、“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4、 朋友走进家庭或者搬家远离,亲人年纪渐长、生离死别等等,都不是事故,而是像阴晴雨雪一样的自然规律,客观且永存,本身并没有什么含义,过度沉湎,就像过度伤春悲秋一样,没有意义。世界在变,人在变,自己也在变,拒绝改变和分别是不逻辑的。


5、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6、 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我就是深渊。


7、“这就是死亡。”那个声音对他说,“你看,其实生命和死亡之间,只是一个非常平淡的过程,并没有人们渲染得那么郑重其事。之所以要这样渲染,是因为人作为一种劣根性深重的社会动物,一方面想借助群体和社会更好的生存,一方面又难以克制种种离奇的恶念和欲/望,所以需要互相约定一套有制约性的规则,比如所谓的‘法律’和‘公序良俗’,前者是和这个社会的契约,为了防止你私下里违约,又有了后者,让人接受群体价值观的洗脑,继而心甘情愿地和大多数人行为一致。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跳出了大多数人的窠臼。”


8、 那么浅的胸口,那么深的心。


9、 他们像是一群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人,或出于私心,或出于公义,机缘巧合地踏上了这条寻找深渊的路,跌跌撞撞、闭眼前行了这么远,值此一刻,所有起点与终点都不同的路径终于交接在了同一个点上,在苍茫一片中闪烁起细碎的火光,隐约露出了深渊的形迹。


10、 一双肉眼生于额下,平视或是仰视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人。


俯视的时候,则常常觉得自己看见的是动物、是牲口——那些没权没势的、随波逐流的、挣扎求生的、老弱病残的,大多属于此类。


人看动物,认为它们也知道温饱冷暖,然而也就仅此而已,所以死就死了。毕竟,成语只说了“人命关天”,其他的命,那就碍不着老天的事了。




【寒の评价】


在下是因为在下追的一个太太安利才去看这篇文的。看完之后真的意犹未尽,而且,如果这篇文要让在下来形容它有多棒,我只会说,这篇文让只看年下的我欲罢不能,你说棒不棒?!快来吃安利!!!而且我女神满纸金句!!!


女神的文笔一如既往的好,文字一如既往的有深度,这篇文从头到尾,包括设定,人物形象,感情线等等的所有因素加起来,只有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剧情和人物关系真TM复杂!!!在下觉得这复杂程度就连《龙图案卷集》《轻舟万重山》都比不上!看文真的太烧脑了啊word妈!【冷漠】


受其实不怂,而且心机城府特别深特别深,简直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深==他有一个让人格外心疼的童年。不过在下觉得他是一个禁欲系的流氓!


攻就是各种会和别人处关系,慢慢地各种体贴关心受,不过,嗯……有点流氓x


总之就酱啦~强烈安利ヾ(≧O≦)〃嗷~


【【【甜甜的文依旧吹爆!】】】

慕橙shinhwa:

睫毛弯弯,眼睛眨啊眨,每张都很好看,强迫症一定要按顺序排系列→_→

贝杰前传相关情节记录以及cp脑解读

汤不灵呆死:


前篇:前传细节梳理
http://tumbling-dice.lofter.com/post/151381_10394187




先记录一下关于Cutler Beckett的细节,电影着墨太少了



贝克特生于富裕的商人之家。从他爷爷开始发家,到他父亲,创立了贝氏贸易公司,算是前五的贸易公司了,贝氏一族也非常富有,然而他们没能得到爵位。


贝克特从小身材纤小,喜欢读书,不爱马术,赌博,票昌等被视为"有男人味的"活动,因此被父亲和两位长兄嫌弃,七八岁的时候被和他一同上私塾的三位贵族子弟霸凌(了一次,被老师救了,因此他提前得到了老师给他的生日礼物,一本书讲述了海盗探险故事和宝藏的书)。他家庭里唯二的温暖是他病殃殃的母亲和姐姐Jane。贝克特终于忍受不了他父亲嘲笑他的梦想以及用他母亲的健康来胁迫他当个牧师,发怒出走加入东印度公司,这时他18岁,他打算把母亲和姐姐接到他这里来时,她们都已死于疾病。


之后贝克特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断积累财富和权利从而获得爵位,来羞辱他的父亲和兄长们。他也成功在EITC爬到了高位,升职成了西非地区的贸易总管,并且他也得到了一个往上爬的完美的机会,和一个来帮助他抓住这个机会的完美人选,Jack Sparrow


结果当然很惨,不过在电影第二三部里他显然终于获得了他的爵位,先恭喜一下,虽然很可惜他不久后就死了






唉,讲完了贝壳,终于可以讲cp部分了



整个cp的事件就是如下


杰克运送货物来到西非的calabar,EITC办事所在地,见到了贝壳,贝壳很满意他。
贝壳在审阅杰克给他的航海日志时发现日志记录的最后一页被小心地裁切掉了,贝壳用铅笔在下一页涂抹出了留下来的笔印子,发现是写了整整一页不同字体的"Captain Jack Sparrow"。贝壳微笑并想"我抓住你了,杰克,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哦杰克的字貌似还挺好看的)



Beckett pursed his lips, then laughed softly. “Jack, Jack, Jack…” he said. “I’ve caught you, Jack. I know what you want.”





接着一番之前提过的"你居然敢拒绝我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后就是杰克作为坏丫头船长的第一次航行。



Who was this man, and what was his story? He was so different from most sailors. There was something wild about him, something…untamed.




“So…how would a promotion to captain suit you, as well as a vessel to command?”




Beckett was indulging his new “acquisition,” because it was so evident that hearing that those words made Sparrow want to leap up and down like a child at Christmastide.





他凯旋归来时被贝壳邀请和他以及贝壳的上司Penwallow一起用午餐。在此之前杰克被送到贝壳家里用贝壳自己的浴缸洗了澡还换了一身非常合身的新衣服,贝壳还让女管家恐吓他说要是他不从就让他吓人的手下帮他洗。杰克还想象了一下自己被一群汉子剥了衣服扔进浴缸并被想象中的画面吓到。


(为什么会非常合身??)


用午餐时杰克非常认真的模仿贝壳的用餐礼仪,给贝壳上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贝壳对此表示非常满意。他很高兴的认识到杰克的确可以非常迷人,迷倒了他的上司(charmed his wig off)还有他的女管家。


杰克对这次午餐的意见是虽然食物很好吃但是当绅士太tm累了难怪贝壳不怎么笑


在杰克二次出发运送贝壳上司的货物时贝壳常常想起他,想他现在到哪儿了,想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贝壳想象他唾手可得的美好未来,权势,地位,金钱,还有他迷人的(oh-so-charming)杰克当他的副手。


 



…and Beckett found himself wondering where Jack Sparrow was, and how he was doing. When would the Wicked Wench come sailing back into the harbor of Calabar?


Sparrow had been gone for months now, and yet, Beckett found himself thinking of him rather often—something he found surprising.




Having risen to the very top echelons of the EITC, perhaps he could aspire to the Privy Council. He’d be fabulously wealthy, a Peer of the Realm, respected, feared…and all the while, Jack would be there, at his side, serving as his smart, capable, trustworthy and oh-so-charming aide, his personal assistant.



杰克也完美完成了这次任务。


然后就是这次的主线剧情,被我暂时跳过了的部分,记录在那本对贝壳和杰克都影响颇深的航海冒险故事书里的Kerma的宝藏,虽然我跳过了但大致上就是贝壳让杰克替他寻找kerma这个神秘的岛,同时也派出了他的舰队去寻找,杰克,当然,找到了,顺便帮助被抓做黑奴的kerma公主逃了回去,因此获得了一些谢礼,但是他回来骗贝壳说没有找到。贝壳知道他在撒谎,但是他没有证据证明他在撒谎,他甚至逼杰克脱衣服,向他展示他所声称在这次航行中受的伤(还摸了!)。


 



“I suppose you wouldn’t mind proving that, Captain?”
“Proving what?”
“That both wounds are healed, and you’re fit for your next voyage. Take off your coat, please.”

   

 



“Now your waistcoat, please.” 

   

 



“Now your neckcloth and shirt, Captain Sparrow, if you would be so kind.”




Unable to stop himself, Cutler Beckett stepped closer, raising his hand. “Which one is from the swordfight?” he asked. “This one?” He brushed the roughly circular mark, barely grazing it with his fingertips, “Or this one?” He touched the narrow red line.
Sparrow’s control abruptly deserted him, and he flinched away, giving Beckett an outraged glance, before looking down. He moved sideways, fetching up about two feet from his employer. “It’s the topmost one.” A wave of dull red darkened his skin, starting just above the little scar, suffusing his whole countenance.



然后依然无法证明杰克在说谎的贝壳余怒未消,让杰克继续跑下一趟商,这次是贝壳上司要的黑奴。因为出去搜寻kerma的大部队还没回来,没有其他可用人手,贝壳只得逼杰克接受这次黑奴的运送,为此他告诉杰克,这次杰克成功完成任务后,他再也不会让他运送黑奴,并且他会把坏丫头号卖给他——以一先令的价钱
杰克痛苦纠结了很久后接受了。
贝壳当时差点就要对杰克生出恻隐之心,但当杰克最终接受后他感到他胜利了。


 



If Beckett hadn’t been so focused on humbling, nay, taming the EITC’s West African “free spirit”—as he’d come to think of Jack—he might have felt sorry for him. 



当然结果就是杰克放跑了这些黑奴,被还在巡逻的贝壳的舰队抓回来,被贝壳亲手烙上了烙印。杰克似乎真的挺怕痛的,他在被烙印的时候尖叫了。贝壳对他发泄了一通不加掩饰的怒气,甚至骂他之所以找到kerma是他不要脸地用他迷人的魅力来色诱贝壳抓到的丑陋的kerma女奴隶。然后贝壳要烧坏女孩来惩罚杰克,然后就是这对cp最点睛的一段对话



"我承认我会想念这艘船的,但认真来讲,她的价值也没有那么高,失去她来看到你痛苦的样子还是值得的"


"她只是一艘船,你真的要烧毁你自己的财产,就为了报复我?"


"她对你来说不只是一艘船,并且,是的杰克,这正是我要做的"


"你像个长不大的坏脾气的小孩,就因为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你就这样做,这扭曲又疯狂"


"那么我想要的是什么呢,杰克?"


"恐惧,爱,尊敬,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一样。"



然后这对cp就be了。




贝壳和杰克这对cp关系很显然是充满了冲突和互相仇恨的扭曲关系。


贝壳一直想高高在上地利用杰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试图抓住杰克的弱点来笼络他,控制他,从而为他所用。贝壳确实也差点做到了,他的确很有看人的眼光,可惜杰克的伪装做的太好,毕竟杰克也是发自内心在欺骗自己"我是可以做个干净合法的商船水手的"。


在他给杰克的最后一次委派时贝壳才真正意识到了他和杰克之间的较量,他的权威和地位受到了在他看来低人一等的杰克的挑战。这场较量中他紧紧地抓住杰克的弱点,他暂时的赢了。


杰克没让贝壳赢太久。我猜在船上的前几天杰克还是妥协的,但是在感受到坏丫头的手感变了后他才发现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一切,忍受不了贝壳一脸胜利的样子,决定扳回一局。杰克又暂时赢了一回。


然后他又输了,被抓住,被烙上耻辱的印记。


然后他又逃脱了,暂时胜利的一方还是杰克。


这场为时13年的较劲中伴随着仇恨的怒火渐渐熄灭,只剩下冷静的仇恨,他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能表面上十分和谐的说说笑笑了,杰克不再在贝壳前扮演乖宝宝,贝壳也不再阻止杰克在他"干净得可怕的办公室"里四处翻弄他的东西,两个人相处得比他们关系最好的那段时间看上去还融洽活络。


"win"lose"这对关键词到最后才出来,我也才突然意识到贝克特最后赴死时那句"我输了"然后完全放弃抵抗是什么原因了




另外的一对关键词显然是"free"和“tame”


进入东印度公司后杰克就被无数条条框框约束住,他最坚固的那个华丽的笼子显然是贝壳所造的,这有句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贝壳内心独白:


"My Sparrow has just discovered the limits of his cage, I fear.…"


最后杰克挣脱了这个笼子,回归海盗生活,如获新生,还特意在贝克特给他留下的烙印正上方纹了象征自由的麻雀纹身。






这么看来这对cp似乎苦哈哈的一点都不甜??不!正所谓吃起来最刺激的糖,就是伪装成玻璃跟玻璃混在一起的糖!!


贝壳乐于看到杰克因为他给予的恩惠而喜悦的样子,这是否只是因为这带给了他优越感,以及证实了他能成功利用杰克的可能性?


在闷热潮湿的西非雨季,坐在昏暗的办公室里,常常不必要地想起杰克的他,是否只是因为杰克作为他往上爬的"工具"的完美无缺?他想象出来的美好未来里,让杰克陪伴他身边,作为他副手的举措,是否没有一点私心?


在意识到杰克能迷倒一堆人的并为此惊叹的时候,他是否也同样被杰克迷住了,虽然他对此全然无知,以至于他最后才看出来杰克作为海盗的那一面是无法驯服的?


在杰克刚刚失去了他的信任,让他大发雷霆后,面对杰克痛苦的样子,又是什么让贝壳差点开始怜悯杰克?




而杰克这方面,他也像贝壳看透他一样慢慢地看透了贝壳,他看透了一直纠缠着贝壳的执念,得到他人对他的"畏惧"和"尊敬","fear"和"respect"这两个词在贝壳的回忆中重复出现到我眼熟的地步,然而杰克在最后忿声喊出的那个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单词却让人不得不深思。




"LOVE"。












----------------------


最后说句关于同人创作的事,这前传写得太紧凑了,留白太少,想象力欠缺的我实在搞不出什么花头,不过脱衣审问那一段肥肠适合开车,希望能吃到相关的粮
…………纯洁的我还是做不到啊